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清华男神终身不娶,朱镕基敬仰不已,70年只做一件事终成一代宗师!

2019-09-06 点击:759

  原标题:清华男神终身不娶,朱镕基敬仰不已,70年只做一件事终成一代宗师!

  ▲ 任教清华之初的陈岱孙,摄于1920年代末。

  

  他是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拼才华的国民男神;

  是享誉世界的著名经济学家、教育家;

  殚精竭虑于中国教育,却一生未娶,被朱镕基总理仰仗为“一代宗师“。

  出生名望世家,情操高洁、德越其才,他被誉为“20世纪最后的贵族。”

  1

  1900年,陈岱孙出生于福州闽侯县赫赫有名的“螺江陈氏”,兄弟三进士,同榜双夺魁”是“螺江陈氏”家族的殊荣。

  10月20日这一天,是农历闰八月二十七日,这一天恰恰是孔子的诞辰,仿佛冥冥中就注定了他一生的志业——教书育人。

  

  家族世代官僚,有刑部尚书陈若霖,海军中将 陈庆甲。陈岱孙祖伯父陈宝琛是溥仪的帝师,外祖父,舅父都是清政府位高权重的驻外公使。陈岱孙可谓是名正言顺的贵族子弟。

  

  ▲ 螺江陈氏宗祠

  陈岱孙六岁入陈家私塾,在祖父督促下熟读四书五经,深受传统儒家教育和陈氏家风浸染,塑造出刚正、持守、谨严、自律的个性。而十分洋派的外祖父又为他请了英文教师,所以当15岁陈岱孙考入当地有名的鹤龄英华学校时,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校长甚至直接免修了他的中文课和英文课,只需参加期末考试。让校长更想不到的是,四年的课程陈岱孙竟两年半就轻松修完。

  深厚的家学渊源,使得学贯中西的陈岱孙,既有中国学者风度,又有英美绅士派头。

  升学之际,陈岱孙想都没想就直接选择了当时最难考的清华学堂。

  1918年,他又成功考入清华留美预科班,而那时在上海参加清华考试时的一次经历,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

  在结束了紧张的升学考试之后,曾去黄埔滩散步,当要步入黄埔公园时,

  突然看到了一块,“华人与狗不许入内”的牌子。他彻底惊呆了。

  在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土地上,却被外国人限制自由,这是多么地欺人太甚!

  倍感屈辱的陈岱孙,萌生了“经济救国”的志向,从那以后,他更是加倍努力读书,誓要振兴中华。

  

  ▲ 赴美留学前夕的陈岱孙,摄于1920年

  1920年夏天,陈岱孙以优异的成绩从清华学校毕业,并且突破严格的淘汰制,成为当时公费留学生就读美国威斯康星大学,作为华人,他竟还被授予美国大学生最高荣誉奖——金钥匙奖,他的学术生涯可以称得上一帆风顺。

  

  ▲ 赴美留学的清华学生在上海登船。

  

  ▲ 陈岱孙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校园,摄于1922年。

  毕业之后,他又进入哈佛大学深造,成为经济学系的研究生。

  来到哈佛后,陈岱孙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学识大不如人,暗暗下誓:“这种落后的情形必须改变。”

  于是他向导师申请在校图书馆的书库里使用一个摆有一小书桌的专用研究小隔间的权利。没有寒暑假,没有周六日,时光都在那张小书桌上慢慢流逝。

  除了攻读经济学的专业书籍以外,他还常常阅读其他社会科学、哲学等名著,不断丰富着自己的知识结构。

  4年后,以《马萨诸塞州地方政府开支和人口密度的关系》一文拿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在哈佛期间,他还通过了法、德两个语种的第一、第二外国语考试(在美国大学,英语自然不算是外国语)。毕业后,他孤身游学,到英、法、意等国游学一年,做短期考察。

  晚年的陈岱孙回忆那日子说:“这四年是我平生一次最长期的、密集式的读书时间,也是我的专业知识最迅速长进的时间,更是我感到读书最有兴趣的时间。”

  富贵必从勤苦得,男儿须读五车书。贵族,不是簪缨世家所赋予荣耀,不是祖辈千万财产的继承,而是对知识的渴求,对学术的钻研。学富五车才是“贵”。

  2

  1927年,陈岱孙回到了阔别多年的祖国。

  时任南京政府行政院长宋子文邀请他出任财政部长,而此时母校清华大学的邀请函也已送达。对陈岱孙而言,教书育人、经济救国才是平生志向,因此毫不犹豫选择进入清华大学担任经济系教授。

  自幼英文娴熟,又留学多年,陈岱孙的英文水平不在话下,但是陈岱孙坚决不用英语授课。他发现清华园里教授都爱用英文讲课或夹杂英文,他认为这殖民地心态,并没有摆脱对西方的崇拜。每次上课前,陈岱孙总会把经济学中的名词全都翻译好,至今沿用。

  

  ▲ 陈岱孙先生在清华园?。

  陈岱孙讲课,是出了名的时间精确。他每次讲课,总是提前2分钟站在黑板前,讲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正好下课。有一次他课讲完,下课铃却还没响。他自信的对学生说,绝对是下课铃错了。果然,那天的下课铃延迟了几分钟。

  著名经济学家平新乔回忆,陈先生对学问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当年他论文初稿写出来后,交给先生。结果陈岱孙写满二十多页批注,共六、七千字。平新乔第二遍修改后,陈岱孙又写了六页批注。第三遍陈岱孙才说“可以打印了。”平新乔感慨道,“看了他的东西,才知道什么叫威严,什么叫知识就是力量。”

  业精于勤荒于嬉,真正的贵族,不是享用资料荒度人生,而是既有着真才实学,还能严格苛求自己做好每一件事。

  次年升任经济系主任,后兼任法学院院长,成为同时期清华园里最年轻的院长。

  

  ▲ 1930年陈岱孙先生在清华图书馆门前?。

  

  1932年度清华校务会议合影(左起叶企孙、陈岱孙、冯友兰、梅贻琦、杨公兆、张子高)

  3

  1937年,平津沦陷,教育部商定北大、清华、南开联合在长沙成立临时大学。清华校长梅贻琦委托陈岱孙去长沙,开会校务会后,陈岱孙竟然连校寓都没回,穿一身薄衫就南下。如此坚定的意志和为教育而行的果敢之心,让人无不动容。

  

  ▲ 1937年陈岱孙先生在长沙下麻园岭准备南迁。

  联大时期,陈岱孙先生的翩翩风度,更是让学校的女学生为之痴迷。

  陈岱孙擅长足球、网球、游泳、狩猎、高尔夫、

  曾在报纸上发表狩猎游记,一套高尔夫球杆收藏了60年。

  

  当时西南联大流传着这么一句“名言”:“以后恋爱,必须要比着陈先生的模子找。”

  不可置否,陈岱孙的长相放到今天依旧是“国民男神”。

  一米八几的个头,体型伟岸,身材修长,衣着永远整齐。即使在西南联大破落的茅草校舍里,陈岱孙也一样西装革履,衬衫袖口永远雪白,脚上一双羊皮靴子,手持一根手杖,整个人不苟言笑,颇有中国学者之儒雅,又有英美绅士的风度翩翩。

  即便是后来环境所迫,穿平常衣衫,也能被他穿出一身别样风度。挺直的背,棱角分明,眉骨透出一种刚强坚毅的气质。他在的地方仿佛总有一束光打在他身上,成为人们目光的焦点。

  

  ▲ 1938年,西南联大教授合影,左起周培源、梁思成、陈岱孙、林徽因、金岳霖、吴有训。

  

  他与梁思成林徽因一家在昆明

  4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梅贻琦让陈岱孙先返京重建清华,当年清华校园,被日军破坏得满目疮痍。

  全校屋馆设施损坏高达75%,学生、老师宿舍高达80%。日军将无数化学仪器、打字机搬走,将体育场变成了马厩、伙房,把老师的校舍变成“慰安”,更让人心痛的是图书馆的藏书,四万多本书籍都被日伪单位瓜分。

  却又来了国民政府,国军极其蛮横,封存一切物资,强占清华全部医疗器械、药品,赖着不走。不少地方的百姓感叹道:“刚送走了日本鬼子,又来了一帮畜生!”

  陈岱孙眼看学生就要返校,却交涉未果,只能四处奔走,大声疾呼:“甚盼其能本维护教育之旨即行迁让,不再延宕,否则不惟摧残教育,责有攸归,而军令不行,纪律何存?”

  清华修复十分困难,而战后政府的拨款少得可怜,陈岱孙四处奔走,找施工队修复,去市场将日军盗卖的旧物一一购回,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8个月后,清华学子返校,一踏进学校,个个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8年过去,山河惨遭践踏,这里却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水清木华,一切如故。

  开学后,清华将国军遗留杂物,通过抽签分配给大家,陈岱孙只得到一条军毯作为纪念,从此垫在床下,相伴终身。

  看到这样一个清华,校长梅贻琦感叹:“能像陈先生一样办事的,清华找不出第二人。”

  校务长潘光旦看到重新修复的校园感叹:“九年噩梦,已成云烟,今日归来,恍若离家未久。”

  回清华后,他与一代物理学宗师叶企孙同住,亦是相交甚笃。

  

  ▲ 1946年陈岱孙先生在工字厅做复校接管工作。

  1948年,清华园解放前夕,他和进步师生一道坚决抵制国民党政府将学校南迁。

  1949年,他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去与留的选择。

  国民党三番五次力劝他去台湾,可他却始终坚持留守在北京。

  在1952年院系调整时陈岱孙离开了清华但他对清华的热爱之情从未改变。

  5

  文革期间,对于陈先生这个出生于官宦世家,祖上属于大官僚阶级,母系又有清朝外交官,

  最应该是首当其冲的批斗对象。

  他被抄家、审查、所编教材都被停止使用,可他仍然泰然自若,耕读不懈。

  但是因为先生一生平和,与人无争,那十年间居然没受到过于激烈的批判,旁人无非是给他戴了“资产阶级趣味”的帽子,连工宣队的人都尊称其“先生”,简直不可思议。

  70多岁时,他被下放到江西鲤鱼洲,那里的劳动惨无人道,许多知识分子都死了。

  本来先生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结果临行前突然不用去了。

  随后他被安排到丰台庞各庄收割麦子,先生个子高,弯腰割一会儿腰就剧痛,但最终他还是忍受了过来。

  

  1973年,消瘦的他与冯友兰

  文革后,有学生向他道歉说:

  “对不起,我在文革时批斗了您。”

  他哈哈大笑:

  “你当时批判过我吗?我不记得了。”

  6

  晚年身体消瘦,但眼神深挚,精神矍铄。85岁那年,曾在校园散步时摔倒,他就势一个前滚翻,竟毫发未伤。

  1988年,墨西哥总统访问北大,88岁的陈岱孙一身中山装作陪,气宇轩昂,风度依旧不减当年。

  

  陈岱孙先生晚年在燕南园,穿着何其朴素

  如此风流韵极,居然孤独一生,从未婚娶。

  对于他终身未娶的原因,外界始终有很多揣测。

  晚年岱老接受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记者采访时说:

  “为什么没有结婚,一是因为没时间,二是因为爱情需要两情相悦。”

  他将自己所有的光和热,都留在了中国的讲台上,留给了千千万万的清华学子。

  陈岱孙教书生涯长达70年,90岁生日时,还给200多个学生上课。

  他曾对《北京日报》记者说:「我年纪这么大了,为什么还要教课?客观上,培养学生是教师的职责;主观上,我对青年有偏爱。常和青年们在一起,好像自己也年轻了。」

  1994年,陈老给《教育艺术》杂志题词:

  “学不厌,智也;教不倦,仁也,二者其教育之本乎。”

  

  在30年代,陈先生为法学院院长,一个月工资400大洋,400大洋是什么概念?

  放在今日,就是一个月5万的月薪!

  但是1995年,陈岱孙的工资860元人民币,按国家规定超过800元部分需要纳税,他坚持纳税,行动不便时依旧托付晚辈办理,不忘公民的义务与责任,高洁之风令人仰止。

  95岁高龄,还自己主持博士的毕业答辩。学生遍布海内外,真正的桃李满天下。回顾过去的一生,他却简单的总结:“在过去这几十年中,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一直在学校教书。”

  恰逢陈岱孙先生95大寿,朱镕基亲笔恭贺华诞,仰仗其为:一代宗师。

  1997年7月9日,先生因病住院,在家门口从容登车时,亲人劝他换一件衣服,先生笑微微道:

  “不必了,过两天就回来。”

  7月27日,陈岱孙先生去世。弥留之际,依旧惦记心中所想,对医院的护士说:这里是清华...

  清华,这片园中有他半生年华,是他心中不改的情结。

  报章称:「中国最后一代知识分子走了」。

  高山仰止,景行景止。

  陈岱孙先生——20世纪最后的贵族。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今天不休息

  原标题:清华男神终身不娶,朱镕基敬仰不已,70年只做一件事终成一代宗师!

  ▲ 任教清华之初的陈岱孙,摄于1920年代末。

  

  他是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拼才华的国民男神;

  是享誉世界的著名经济学家、教育家;

  殚精竭虑于中国教育,却一生未娶,被朱镕基总理仰仗为“一代宗师“。

  出生名望世家,情操高洁、德越其才,他被誉为“20世纪最后的贵族。”

  1

  1900年,陈岱孙出生于福州闽侯县赫赫有名的“螺江陈氏”,兄弟三进士,同榜双夺魁”是“螺江陈氏”家族的殊荣。

  10月20日这一天,是农历闰八月二十七日,这一天恰恰是孔子的诞辰,仿佛冥冥中就注定了他一生的志业——教书育人。

  

  家族世代官僚,有刑部尚书陈若霖,海军中将 陈庆甲。陈岱孙祖伯父陈宝琛是溥仪的帝师,外祖父,舅父都是清政府位高权重的驻外公使。陈岱孙可谓是名正言顺的贵族子弟。

  

  ▲ 螺江陈氏宗祠

  陈岱孙六岁入陈家私塾,在祖父督促下熟读四书五经,深受传统儒家教育和陈氏家风浸染,塑造出刚正、持守、谨严、自律的个性。而十分洋派的外祖父又为他请了英文教师,所以当15岁陈岱孙考入当地有名的鹤龄英华学校时,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校长甚至直接免修了他的中文课和英文课,只需参加期末考试。让校长更想不到的是,四年的课程陈岱孙竟两年半就轻松修完。

  深厚的家学渊源,使得学贯中西的陈岱孙,既有中国学者风度,又有英美绅士派头。

  升学之际,陈岱孙想都没想就直接选择了当时最难考的清华学堂。

  1918年,他又成功考入清华留美预科班,而那时在上海参加清华考试时的一次经历,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

  在结束了紧张的升学考试之后,曾去黄埔滩散步,当要步入黄埔公园时,

  突然看到了一块,“华人与狗不许入内”的牌子。他彻底惊呆了。

  在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土地上,却被外国人限制自由,这是多么地欺人太甚!

  倍感屈辱的陈岱孙,萌生了“经济救国”的志向,从那以后,他更是加倍努力读书,誓要振兴中华。

  

  ▲ 赴美留学前夕的陈岱孙,摄于1920年

  1920年夏天,陈岱孙以优异的成绩从清华学校毕业,并且突破严格的淘汰制,成为当时公费留学生就读美国威斯康星大学,作为华人,他竟还被授予美国大学生最高荣誉奖——金钥匙奖,他的学术生涯可以称得上一帆风顺。

  

  ▲ 赴美留学的清华学生在上海登船。

  

  ▲ 陈岱孙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校园,摄于1922年。

  毕业之后,他又进入哈佛大学深造,成为经济学系的研究生。

  来到哈佛后,陈岱孙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学识大不如人,暗暗下誓:“这种落后的情形必须改变。”

  于是他向导师申请在校图书馆的书库里使用一个摆有一小书桌的专用研究小隔间的权利。没有寒暑假,没有周六日,时光都在那张小书桌上慢慢流逝。

  除了攻读经济学的专业书籍以外,他还常常阅读其他社会科学、哲学等名著,不断丰富着自己的知识结构。

  4年后,以《马萨诸塞州地方政府开支和人口密度的关系》一文拿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在哈佛期间,他还通过了法、德两个语种的第一、第二外国语考试(在美国大学,英语自然不算是外国语)。毕业后,他孤身游学,到英、法、意等国游学一年,做短期考察。

  晚年的陈岱孙回忆那日子说:“这四年是我平生一次最长期的、密集式的读书时间,也是我的专业知识最迅速长进的时间,更是我感到读书最有兴趣的时间。”

  富贵必从勤苦得,男儿须读五车书。贵族,不是簪缨世家所赋予荣耀,不是祖辈千万财产的继承,而是对知识的渴求,对学术的钻研。学富五车才是“贵”。

  2

  1927年,陈岱孙回到了阔别多年的祖国。

  时任南京政府行政院长宋子文邀请他出任财政部长,而此时母校清华大学的邀请函也已送达。对陈岱孙而言,教书育人、经济救国才是平生志向,因此毫不犹豫选择进入清华大学担任经济系教授。

  自幼英文娴熟,又留学多年,陈岱孙的英文水平不在话下,但是陈岱孙坚决不用英语授课。他发现清华园里教授都爱用英文讲课或夹杂英文,他认为这殖民地心态,并没有摆脱对西方的崇拜。每次上课前,陈岱孙总会把经济学中的名词全都翻译好,至今沿用。

  

  ▲ 陈岱孙先生在清华园?。

  陈岱孙讲课,是出了名的时间精确。他每次讲课,总是提前2分钟站在黑板前,讲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正好下课。有一次他课讲完,下课铃却还没响。他自信的对学生说,绝对是下课铃错了。果然,那天的下课铃延迟了几分钟。

  著名经济学家平新乔回忆,陈先生对学问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当年他论文初稿写出来后,交给先生。结果陈岱孙写满二十多页批注,共六、七千字。平新乔第二遍修改后,陈岱孙又写了六页批注。第三遍陈岱孙才说“可以打印了。”平新乔感慨道,“看了他的东西,才知道什么叫威严,什么叫知识就是力量。”

  业精于勤荒于嬉,真正的贵族,不是享用资料荒度人生,而是既有着真才实学,还能严格苛求自己做好每一件事。

  次年升任经济系主任,后兼任法学院院长,成为同时期清华园里最年轻的院长。

  

  ▲ 1930年陈岱孙先生在清华图书馆门前?。

  

  1932年度清华校务会议合影(左起叶企孙、陈岱孙、冯友兰、梅贻琦、杨公兆、张子高)

  3

  1937年,平津沦陷,教育部商定北大、清华、南开联合在长沙成立临时大学。清华校长梅贻琦委托陈岱孙去长沙,开会校务会后,陈岱孙竟然连校寓都没回,穿一身薄衫就南下。如此坚定的意志和为教育而行的果敢之心,让人无不动容。

  

  ▲ 1937年陈岱孙先生在长沙下麻园岭准备南迁。

  联大时期,陈岱孙先生的翩翩风度,更是让学校的女学生为之痴迷。

  陈岱孙擅长足球、网球、游泳、狩猎、高尔夫、

  曾在报纸上发表狩猎游记,一套高尔夫球杆收藏了60年。

  

  当时西南联大流传着这么一句“名言”:“以后恋爱,必须要比着陈先生的模子找。”

  不可置否,陈岱孙的长相放到今天依旧是“国民男神”。

  一米八几的个头,体型伟岸,身材修长,衣着永远整齐。即使在西南联大破落的茅草校舍里,陈岱孙也一样西装革履,衬衫袖口永远雪白,脚上一双羊皮靴子,手持一根手杖,整个人不苟言笑,颇有中国学者之儒雅,又有英美绅士的风度翩翩。

  即便是后来环境所迫,穿平常衣衫,也能被他穿出一身别样风度。挺直的背,棱角分明,眉骨透出一种刚强坚毅的气质。他在的地方仿佛总有一束光打在他身上,成为人们目光的焦点。

  

  ▲ 1938年,西南联大教授合影,左起周培源、梁思成、陈岱孙、林徽因、金岳霖、吴有训。

  

  他与梁思成林徽因一家在昆明

  4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梅贻琦让陈岱孙先返京重建清华,当年清华校园,被日军破坏得满目疮痍。

  全校屋馆设施损坏高达75%,学生、老师宿舍高达80%。日军将无数化学仪器、打字机搬走,将体育场变成了马厩、伙房,把老师的校舍变成“慰安”,更让人心痛的是图书馆的藏书,四万多本书籍都被日伪单位瓜分。

  却又来了国民政府,国军极其蛮横,封存一切物资,强占清华全部医疗器械、药品,赖着不走。不少地方的百姓感叹道:“刚送走了日本鬼子,又来了一帮畜生!”

  陈岱孙眼看学生就要返校,却交涉未果,只能四处奔走,大声疾呼:“甚盼其能本维护教育之旨即行迁让,不再延宕,否则不惟摧残教育,责有攸归,而军令不行,纪律何存?”

  清华修复十分困难,而战后政府的拨款少得可怜,陈岱孙四处奔走,找施工队修复,去市场将日军盗卖的旧物一一购回,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8个月后,清华学子返校,一踏进学校,个个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8年过去,山河惨遭践踏,这里却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水清木华,一切如故。

  开学后,清华将国军遗留杂物,通过抽签分配给大家,陈岱孙只得到一条军毯作为纪念,从此垫在床下,相伴终身。

  看到这样一个清华,校长梅贻琦感叹:“能像陈先生一样办事的,清华找不出第二人。”

  校务长潘光旦看到重新修复的校园感叹:“九年噩梦,已成云烟,今日归来,恍若离家未久。”

  回清华后,他与一代物理学宗师叶企孙同住,亦是相交甚笃。

  

  ▲ 1946年陈岱孙先生在工字厅做复校接管工作。

  1948年,清华园解放前夕,他和进步师生一道坚决抵制国民党政府将学校南迁。

  1949年,他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去与留的选择。

  国民党三番五次力劝他去台湾,可他却始终坚持留守在北京。

  在1952年院系调整时陈岱孙离开了清华但他对清华的热爱之情从未改变。

  5

  文革期间,对于陈先生这个出生于官宦世家,祖上属于大官僚阶级,母系又有清朝外交官,

  最应该是首当其冲的批斗对象。

  他被抄家、审查、所编教材都被停止使用,可他仍然泰然自若,耕读不懈。

  但是因为先生一生平和,与人无争,那十年间居然没受到过于激烈的批判,旁人无非是给他戴了“资产阶级趣味”的帽子,连工宣队的人都尊称其“先生”,简直不可思议。

  70多岁时,他被下放到江西鲤鱼洲,那里的劳动惨无人道,许多知识分子都死了。

  本来先生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结果临行前突然不用去了。

  随后他被安排到丰台庞各庄收割麦子,先生个子高,弯腰割一会儿腰就剧痛,但最终他还是忍受了过来。

  

  1973年,消瘦的他与冯友兰

  文革后,有学生向他道歉说:

  “对不起,我在文革时批斗了您。”

  他哈哈大笑:

  “你当时批判过我吗?我不记得了。”

  6

  晚年身体消瘦,但眼神深挚,精神矍铄。85岁那年,曾在校园散步时摔倒,他就势一个前滚翻,竟毫发未伤。

  1988年,墨西哥总统访问北大,88岁的陈岱孙一身中山装作陪,气宇轩昂,风度依旧不减当年。

  

  陈岱孙先生晚年在燕南园,穿着何其朴素

  如此风流韵极,居然孤独一生,从未婚娶。

  对于他终身未娶的原因,外界始终有很多揣测。

  晚年岱老接受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记者采访时说:

  “为什么没有结婚,一是因为没时间,二是因为爱情需要两情相悦。”

  他将自己所有的光和热,都留在了中国的讲台上,留给了千千万万的清华学子。

  陈岱孙教书生涯长达70年,90岁生日时,还给200多个学生上课。

  他曾对《北京日报》记者说:「我年纪这么大了,为什么还要教课?客观上,培养学生是教师的职责;主观上,我对青年有偏爱。常和青年们在一起,好像自己也年轻了。」

  1994年,陈老给《教育艺术》杂志题词:

  “学不厌,智也;教不倦,仁也,二者其教育之本乎。”

  

  在30年代,陈先生为法学院院长,一个月工资400大洋,400大洋是什么概念?

  放在今日,就是一个月5万的月薪!

  但是1995年,陈岱孙的工资860元人民币,按国家规定超过800元部分需要纳税,他坚持纳税,行动不便时依旧托付晚辈办理,不忘公民的义务与责任,高洁之风令人仰止。

  95岁高龄,还自己主持博士的毕业答辩。学生遍布海内外,真正的桃李满天下。回顾过去的一生,他却简单的总结:“在过去这几十年中,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一直在学校教书。”

  恰逢陈岱孙先生95大寿,朱镕基亲笔恭贺华诞,仰仗其为:一代宗师。

  1997年7月9日,先生因病住院,在家门口从容登车时,亲人劝他换一件衣服,先生笑微微道:

  “不必了,过两天就回来。”

  7月27日,陈岱孙先生去世。弥留之际,依旧惦记心中所想,对医院的护士说:这里是清华...

  清华,这片园中有他半生年华,是他心中不改的情结。

  报章称:「中国最后一代知识分子走了」。

  高山仰止,景行景止。

  陈岱孙先生——20世纪最后的贵族。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陈岱孙

  清华

  梅贻琦

  陈先生

  陈岱

  阅读 ()

MG电子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 www.mgt-cn.com 技术支持:MG电子娱乐网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