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阴鬼令】第十四章?共患难4

2019-07-25 点击:1124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胆敢说半个‘不’字,上前揪脑袋。死在荒郊外,管宰不管埋。”

  这……

  萧洛洛看向珞凌:“你别再提你二哥。上次是银面男,这次是土匪,那下次不定是什么玩意呢。”

  黄浦莲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她不赞同萧洛洛的理论,但必须承认,她说的很有道理。而且,她们的运气,似乎还不是一般的差。

  “说什么,谁不是玩意。你,还有你们,赶紧把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

  “敢打劫本郡主,你们活腻了。”萧洛洛她本来心情就不好。接二连三的不顺,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撒呢。

  “就你……像从一个土坑里爬出来的,还郡主。若你是郡主,我就是天皇老子。”

  现在的珞凌等人,风餐露宿了三天,他们的样子虽然不似土匪头头形容的那般不堪,但尘土扑面衣服凌乱,确实没了郡主和千金小姐的仪容。

  “你们,找死。”

  郡主,终究是郡主,即便落魄脾气还是有的。何况,她还是国都有名的脾气不好洛河郡主。在国都,她都是横着走,现在只是落难还不是落魄。怎能受到了十几个土匪如此鞭挞自己。

  “吆,还是有脾气的臭娘们。小的们,好好招呼招呼,别要了性命就成。”土匪头子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长相一般,还是一个光头,笑起来非常的猥琐,一看就不像好人。而他手底下的人,一个个的贼眉鼠眼的,倒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喂,不去帮郡主吗?”张凤雅几分担忧的问黄浦莲和珞凌。

  “他们就是全上,也不是郡主的对手。”开口的是黄浦莲。

  这群土匪最高不过一阶皇段,而萧洛洛则是二阶皇段。即便这几天身体状态不是最佳,但高出整整一个阶品,几乎是碾压的实力,根本用不到黄浦莲出手帮忙。

  “那个,若是方便,黄埔小姐是否能帮……帮我弄一套衣服。”

  衣服?

  黄浦莲笑了:珞凌一直穿着女装,三天下来,她们倒是习惯了,反而忘了珞凌其实是一个男人。

  而眼下,虽说是土匪,但好歹穿的都是男装。难得的机会,珞凌自然要为自己的面子着想,毕竟他们现在是要回国都,若是他一身女装的回了国都,到时候不单单是自己丢脸,振国侯府的面上也无光。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

  “郡主饶命,郡主饶命。”

  是不是郡主,土匪们不知道,但现在对方拳头够硬,自然是她说什么是什么。别说是郡主,就是让他们喊娘现在也喊。

  “郡主,让他们带路,咱们正好需要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萧洛洛看向珞凌,他的气色非常的不好,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休息:“听到没,还不带路。”

  “是是是。”

  本是下山劫财,不想遇到了高手。虽然对方手下留情,但自己的手下都被烧的和自己一样成了光头。早知会是这样,他今天说什么也不带兄弟们下山。

  “还有,你们去找几顶轿子,本郡主累了。”

  “这……”

  “怎么?还想尝尝本郡主的凤翎火。”火焰在手掌燃起,洛河郡主的气势是从小在皇族熏陶出来的,真的全气场放开,可不是这些没怎么见过市面的土匪能受得住的。

  “不不……你们,还不去准备。”

  很快,土匪们便回来了,但找来的是软塌而并非轿子。

  “你敢唬弄本郡主。”

  “不不不,实在是……我们这里寻不到软轿,而且一会儿要上山,这个软塌要方便一些。”

  上山?

  “话本上都说土匪的寨子在上山,居然是真的。”张凤雅小声的问黄浦莲:“那,我们进了土匪寨子,岂不是羊入虎口。”

  “他们那儿若是虎穴,那本郡主就一把火烧了猫窝。”

  “不不不,我们那不是什么虎穴,郡主你手下留情。”

  请几位祖宗到寨子,还是一不高兴就喷火的祖宗。现在土匪头头是后悔死了,可……现在只能小心的伺候着。

  “哼,好好伺候着。伺候好了,本郡主会考虑对你们从轻发落的。”坐上软塌,萧洛洛找回了几分自己以往的感觉,心情好了许多:“对了,你叫什么?”

  “小的姓金,叫金百万。”

  “噗噗~~真是一个土气的名字。”张凤雅笑了,因为她真没想到有人会取这样直白想发财的名字。

  “是是是,小的名字是土气。”

  “那以后本郡主唤你小金子吧,小金子,给本郡主说说,你们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

  小金子?——金百万心想,这个名字比金百万还土气,可,她是祖宗,她说什么是什么。只是……怎么觉得‘小金子’像一个太监的名字。

  “回,回郡主,小的们也是被逼无奈才落草为寇。没……没害过人性命,也只是要些财物罢了。”

  一路上,金百万把他们这几年干的事都交代了一遍:都是一群贫苦的老百姓,被赋税压榨的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才干起了土匪的勾当。不过几年下来,多少也过惯了这样的生活,若真是再‘从良’怕也不会习惯。

  而入了山寨,除了个别的壮丁其他的确实都是一些老弱妇孺。这让本打算对土匪们进行好好教育的郡主,突然没了干劲。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不自觉的,萧洛洛习惯了先征求黄浦莲的意见。毕竟,一路上,都是她在把控大局。

  “郡主,我们需要沐浴收拾一下,然后准备些伤药和吃的。对了,洛公子需要一套男装。”

  “听到没,还不去准备。”

  96

  碎银子君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2

  2019.07.21 14:35

  字数 1894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胆敢说半个‘不’字,上前揪脑袋。死在荒郊外,管宰不管埋。”

  这……

  萧洛洛看向珞凌:“你别再提你二哥。上次是银面男,这次是土匪,那下次不定是什么玩意呢。”

  黄浦莲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她不赞同萧洛洛的理论,但必须承认,她说的很有道理。而且,她们的运气,似乎还不是一般的差。

  “说什么,谁不是玩意。你,还有你们,赶紧把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

  “敢打劫本郡主,你们活腻了。”萧洛洛她本来心情就不好。接二连三的不顺,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撒呢。

  “就你……像从一个土坑里爬出来的,还郡主。若你是郡主,我就是天皇老子。”

  现在的珞凌等人,风餐露宿了三天,他们的样子虽然不似土匪头头形容的那般不堪,但尘土扑面衣服凌乱,确实没了郡主和千金小姐的仪容。

  “你们,找死。”

  郡主,终究是郡主,即便落魄脾气还是有的。何况,她还是国都有名的脾气不好洛河郡主。在国都,她都是横着走,现在只是落难还不是落魄。怎能受到了十几个土匪如此鞭挞自己。

  “吆,还是有脾气的臭娘们。小的们,好好招呼招呼,别要了性命就成。”土匪头子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长相一般,还是一个光头,笑起来非常的猥琐,一看就不像好人。而他手底下的人,一个个的贼眉鼠眼的,倒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喂,不去帮郡主吗?”张凤雅几分担忧的问黄浦莲和珞凌。

  “他们就是全上,也不是郡主的对手。”开口的是黄浦莲。

  这群土匪最高不过一阶皇段,而萧洛洛则是二阶皇段。即便这几天身体状态不是最佳,但高出整整一个阶品,几乎是碾压的实力,根本用不到黄浦莲出手帮忙。

  “那个,若是方便,黄埔小姐是否能帮……帮我弄一套衣服。”

  衣服?

  黄浦莲笑了:珞凌一直穿着女装,三天下来,她们倒是习惯了,反而忘了珞凌其实是一个男人。

  而眼下,虽说是土匪,但好歹穿的都是男装。难得的机会,珞凌自然要为自己的面子着想,毕竟他们现在是要回国都,若是他一身女装的回了国都,到时候不单单是自己丢脸,振国侯府的面上也无光。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

  “郡主饶命,郡主饶命。”

  是不是郡主,土匪们不知道,但现在对方拳头够硬,自然是她说什么是什么。别说是郡主,就是让他们喊娘现在也喊。

  “郡主,让他们带路,咱们正好需要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萧洛洛看向珞凌,他的气色非常的不好,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休息:“听到没,还不带路。”

  “是是是。”

  本是下山劫财,不想遇到了高手。虽然对方手下留情,但自己的手下都被烧的和自己一样成了光头。早知会是这样,他今天说什么也不带兄弟们下山。

  “还有,你们去找几顶轿子,本郡主累了。”

  “这……”

  “怎么?还想尝尝本郡主的凤翎火。”火焰在手掌燃起,洛河郡主的气势是从小在皇族熏陶出来的,真的全气场放开,可不是这些没怎么见过市面的土匪能受得住的。

  “不不……你们,还不去准备。”

  很快,土匪们便回来了,但找来的是软塌而并非轿子。

  “你敢唬弄本郡主。”

  “不不不,实在是……我们这里寻不到软轿,而且一会儿要上山,这个软塌要方便一些。”

  上山?

  “话本上都说土匪的寨子在上山,居然是真的。”张凤雅小声的问黄浦莲:“那,我们进了土匪寨子,岂不是羊入虎口。”

  “他们那儿若是虎穴,那本郡主就一把火烧了猫窝。”

  “不不不,我们那不是什么虎穴,郡主你手下留情。”

  请几位祖宗到寨子,还是一不高兴就喷火的祖宗。现在土匪头头是后悔死了,可……现在只能小心的伺候着。

  “哼,好好伺候着。伺候好了,本郡主会考虑对你们从轻发落的。”坐上软塌,萧洛洛找回了几分自己以往的感觉,心情好了许多:“对了,你叫什么?”

  “小的姓金,叫金百万。”

  “噗噗~~真是一个土气的名字。”张凤雅笑了,因为她真没想到有人会取这样直白想发财的名字。

  “是是是,小的名字是土气。”

  “那以后本郡主唤你小金子吧,小金子,给本郡主说说,你们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

  小金子?——金百万心想,这个名字比金百万还土气,可,她是祖宗,她说什么是什么。只是……怎么觉得‘小金子’像一个太监的名字。

  “回,回郡主,小的们也是被逼无奈才落草为寇。没……没害过人性命,也只是要些财物罢了。”

  一路上,金百万把他们这几年干的事都交代了一遍:都是一群贫苦的老百姓,被赋税压榨的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才干起了土匪的勾当。不过几年下来,多少也过惯了这样的生活,若真是再‘从良’怕也不会习惯。

  而入了山寨,除了个别的壮丁其他的确实都是一些老弱妇孺。这让本打算对土匪们进行好好教育的郡主,突然没了干劲。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不自觉的,萧洛洛习惯了先征求黄浦莲的意见。毕竟,一路上,都是她在把控大局。

  “郡主,我们需要沐浴收拾一下,然后准备些伤药和吃的。对了,洛公子需要一套男装。”

  “听到没,还不去准备。”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胆敢说半个‘不’字,上前揪脑袋。死在荒郊外,管宰不管埋。”

  这……

  萧洛洛看向珞凌:“你别再提你二哥。上次是银面男,这次是土匪,那下次不定是什么玩意呢。”

  黄浦莲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她不赞同萧洛洛的理论,但必须承认,她说的很有道理。而且,她们的运气,似乎还不是一般的差。

  “说什么,谁不是玩意。你,还有你们,赶紧把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

  “敢打劫本郡主,你们活腻了。”萧洛洛她本来心情就不好。接二连三的不顺,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撒呢。

  “就你……像从一个土坑里爬出来的,还郡主。若你是郡主,我就是天皇老子。”

  现在的珞凌等人,风餐露宿了三天,他们的样子虽然不似土匪头头形容的那般不堪,但尘土扑面衣服凌乱,确实没了郡主和千金小姐的仪容。

  “你们,找死。”

  郡主,终究是郡主,即便落魄脾气还是有的。何况,她还是国都有名的脾气不好洛河郡主。在国都,她都是横着走,现在只是落难还不是落魄。怎能受到了十几个土匪如此鞭挞自己。

  “吆,还是有脾气的臭娘们。小的们,好好招呼招呼,别要了性命就成。”土匪头子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长相一般,还是一个光头,笑起来非常的猥琐,一看就不像好人。而他手底下的人,一个个的贼眉鼠眼的,倒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喂,不去帮郡主吗?”张凤雅几分担忧的问黄浦莲和珞凌。

  “他们就是全上,也不是郡主的对手。”开口的是黄浦莲。

  这群土匪最高不过一阶皇段,而萧洛洛则是二阶皇段。即便这几天身体状态不是最佳,但高出整整一个阶品,几乎是碾压的实力,根本用不到黄浦莲出手帮忙。

  “那个,若是方便,黄埔小姐是否能帮……帮我弄一套衣服。”

  衣服?

  黄浦莲笑了:珞凌一直穿着女装,三天下来,她们倒是习惯了,反而忘了珞凌其实是一个男人。

  而眼下,虽说是土匪,但好歹穿的都是男装。难得的机会,珞凌自然要为自己的面子着想,毕竟他们现在是要回国都,若是他一身女装的回了国都,到时候不单单是自己丢脸,振国侯府的面上也无光。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

  “郡主饶命,郡主饶命。”

  是不是郡主,土匪们不知道,但现在对方拳头够硬,自然是她说什么是什么。别说是郡主,就是让他们喊娘现在也喊。

  “郡主,让他们带路,咱们正好需要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萧洛洛看向珞凌,他的气色非常的不好,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休息:“听到没,还不带路。”

  “是是是。”

  本是下山劫财,不想遇到了高手。虽然对方手下留情,但自己的手下都被烧的和自己一样成了光头。早知会是这样,他今天说什么也不带兄弟们下山。

  “还有,你们去找几顶轿子,本郡主累了。”

  “这……”

  “怎么?还想尝尝本郡主的凤翎火。”火焰在手掌燃起,洛河郡主的气势是从小在皇族熏陶出来的,真的全气场放开,可不是这些没怎么见过市面的土匪能受得住的。

  “不不……你们,还不去准备。”

  很快,土匪们便回来了,但找来的是软塌而并非轿子。

  “你敢唬弄本郡主。”

  “不不不,实在是……我们这里寻不到软轿,而且一会儿要上山,这个软塌要方便一些。”

  上山?

  “话本上都说土匪的寨子在上山,居然是真的。”张凤雅小声的问黄浦莲:“那,我们进了土匪寨子,岂不是羊入虎口。”

  “他们那儿若是虎穴,那本郡主就一把火烧了猫窝。”

  “不不不,我们那不是什么虎穴,郡主你手下留情。”

  请几位祖宗到寨子,还是一不高兴就喷火的祖宗。现在土匪头头是后悔死了,可……现在只能小心的伺候着。

  “哼,好好伺候着。伺候好了,本郡主会考虑对你们从轻发落的。”坐上软塌,萧洛洛找回了几分自己以往的感觉,心情好了许多:“对了,你叫什么?”

  “小的姓金,叫金百万。”

  “噗噗~~真是一个土气的名字。”张凤雅笑了,因为她真没想到有人会取这样直白想发财的名字。

  “是是是,小的名字是土气。”

  “那以后本郡主唤你小金子吧,小金子,给本郡主说说,你们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

  小金子?——金百万心想,这个名字比金百万还土气,可,她是祖宗,她说什么是什么。只是……怎么觉得‘小金子’像一个太监的名字。

  “回,回郡主,小的们也是被逼无奈才落草为寇。没……没害过人性命,也只是要些财物罢了。”

  一路上,金百万把他们这几年干的事都交代了一遍:都是一群贫苦的老百姓,被赋税压榨的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才干起了土匪的勾当。不过几年下来,多少也过惯了这样的生活,若真是再‘从良’怕也不会习惯。

  而入了山寨,除了个别的壮丁其他的确实都是一些老弱妇孺。这让本打算对土匪们进行好好教育的郡主,突然没了干劲。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不自觉的,萧洛洛习惯了先征求黄浦莲的意见。毕竟,一路上,都是她在把控大局。

  “郡主,我们需要沐浴收拾一下,然后准备些伤药和吃的。对了,洛公子需要一套男装。”

  “听到没,还不去准备。”

日期归档
MG电子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 www.mgt-cn.com 技术支持:MG电子娱乐网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