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玄幻]北冥有鱼(182)逃犯

2019-07-25 点击:1724

  主要人物介绍

  我心目中的演员表

  就在阴军令启动时,圣使的肩膀被按住,她手中的阴军令从手中脱离,飞到了鬼帝手上。

  鬼帝立即在阴军令上施法术,阴军令停止运行,阴军退回,泰山保住。

  圣使见到鬼帝,吓得连退三步,她深知这次鬼帝现身不是救她而是抓她回去,趁妖皇在场撑腰,她急忙拔出泣珠剑先动手。

  鬼帝不想圣使竟罔顾亲情对他下狠手,便不留情面教训了圣使一顿。圣使实力虽然大升,但毕竟修为尚浅,与鬼帝功力相差悬殊,她还没放出大招就被鬼帝制服。

  圣使被缚灵绳捆得严严实实,体内泰山府君力量无法施展出来,于是求妖皇施手援助。鬼帝将圣使推到妖皇面前,赔罪道:“逆女有罪在身,特向妖皇讨要逆女回去领罪。”

  妖皇不想与鬼帝撕破脸皮,反正他差不多利用完圣使,就没有帮圣使摆脱鬼帝。

  妖皇不可靠,圣使转而求助增秀,梨花带雨求道:“增秀哥哥,我不想去冥界,快救救我。”

  增秀刚要动手,女魃阻拦增秀道:“鬼帝是圣使生父,他不会对圣使不利,如今圣使犯下滔天罪行,唯有冥界才能保她性命。”

  女魃言之有理,圣使树敌太多,妖皇又只当圣使是棋子,不会对圣使有太多袒护,而冥界是叶衣出生之地,鬼帝应该还能管教住她。增秀想到这里,放下了救圣使的心,但他又不知怎么面对圣使,只好背对而立回避她。

  增秀的无动于衷,让圣使认清了现实,她已无人可依靠。当圣使被鬼帝牵着从增秀身边路过,泪眼婆娑望了增秀一眼,她深知回去冥界的后果,她日后不知是否还有机会再与增秀见一面,他是否会知晓她所做的一切皆是因为他,若是缘分浅薄如此,她也无可奈何,只能祝愿增秀能平安渡过此劫。

  一到冥界,圣使就被鬼帝打入死牢,擅盗阴军令本就是死罪,若非圣使身份特殊早已被处以极刑,永不超生。

  因进入泰山结界之前被妖皇施了法术,圣使的元神极不稳定,承受不住死牢寒气,晕倒在狱中。鬼帝不忍圣使受苦,先为圣使治疗,在圣使体内灌入亡魂阴气修复元神。圣使体质有变,亡魂源源不断被她吸收,差点连鬼帝的功力也被吸去。鬼帝及时收手,意识到圣使体内的泰山力量已趋成熟。

  就在鬼帝为圣使情况伤脑时,手下来报,妖皇突然来访,想强行带走圣使。

  妖皇这么快就反悔,鬼帝安顿好圣使后独自出去对付妖皇,圣使不想待在牢中坐以待毙,恢复力气后悄悄跟上鬼帝出狱,打算伺机而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妖皇要人无果,二话不说就与鬼帝大打出手。一旁观战的圣使怕妖皇势单力薄,加入妖皇队伍,与妖皇联手抵抗鬼帝。

  圣使变出泣珠剑支援妖皇,屠殃魔杖飞过,鬼帝及时躲闪,向妖皇打出一掌。妖皇稍逊于鬼帝,被鬼帝打退三步,他稳住脚步拉上圣使一同施法遁走。鬼帝欲追妖皇,妖皇与圣使转眼都没了踪影。妖皇一而再再而三教坏圣使,鬼帝气得赶往万妖国,向妖皇讨回圣使。

  其实在被救的那一刻,圣使就察觉到救她的人并非妖皇。远离了鬼帝以后,妖皇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位鹅蛋脸、柳叶眉,秀美绝俗的女子,她是冥界度朔山上的女青。

  圣使不曾想到救她的人居然会是女青,女青是冥界中人,又是鬼帝的属下,她假扮妖皇救走圣使就不怕鬼帝责怪下来吗?

  青阳见女青回来,气喘吁吁地跑到女青身边,向她禀报冥界的情况:“女青姑姑,九大天尊与各位冥官都在酆都殿外跪着,逼父皇找回夭夭,父皇一怒之下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女青来不及藏起圣使,被青阳发现了圣使,青阳想问女青怎么把圣使藏在度朔山,女青赶紧捂住了青阳的嘴,对他道:“青阳,你不要把今天看到的说出去,不然你会害死叶衣。”

  青阳点点头,女青才松开手。

  “女青姑姑,那妖女现在可是冥界重犯,而且她被父皇下了法术,无论她去了哪里,她都会被父皇找到,父皇很快就会来度朔山找您的麻烦。”青阳吐露道。

  女青立即解开鬼帝在圣使身上施的跟踪术,彻底断了圣使跟鬼帝的联系。女青反复思量,度朔山是她修炼之地,除了度朔山她不知道还能去哪里把圣使藏起来。

  圣使不想女青因此受到牵连,起身向女青告辞,女青拦住圣使问她要去哪儿,圣使不瞒女青道:“我要去泰山一趟,妖皇告诉我救增秀哥哥法子,我想与泰山府君做一次交易。”

  “泰山早已被鬼帝派了重兵把守,你过去就是去送死,而且那里——”女青欲言又止。

  圣使谢绝女青好意,看女青甚是自责的样子,劝女青罢手:“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罪孽深重,罪无可恕,我连你都骗,阴军令是我故意套你的话盗得的。”

  青阳一想到女青待圣使如亲生女儿,而圣使连女青都利用,不能让圣使就这么随随便便走,道:“你就想这样一走了之?你跟女青姑姑之间的帐还没算清呢。”

  “等我回来,要杀要剐随你们。我不想欠任何人人情。”圣使推开青阳道。

  圣使愈无理,青阳愈想教训目中无人的她,圣使跨出一步,青阳就飞出断魂刀钉在圣使眼前的墙上。圣使不甘示弱,拔出腰间的泣珠剑,转身向背后偷袭的青阳动手。

  刀光剑影在度朔山桃林间来回穿梭,那些女青苦心栽培了上千年的桃树被摧毁无数,欣欣向荣的度朔山变成了一副红衰翠减景象。

  女青想出手阻止青阳与圣使,但她与鬼帝交手中受了点伤,不想暴露自己伤势,但眼看整个度朔山即将毁于一旦,女青迫不得已飞到他们二人中间,施法抵挡住断魂刀与泣珠剑的威力。

  用法过度,伤及内脏,女青藏不住自己伤势,哇得吐出一口黑血。青阳与圣使都立即停手查看女青情况,青阳抢先扶走女青,推开圣使,埋怨圣使道:“你离女青姑姑远点,你害女青姑姑还不够多吗?”

  圣使独自站在风里,桃花纷纷扬扬落下,她的肩头像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她没有拂拭肩头凋落的花瓣。她本就是一个多余人,她祸害了太多人,还敢奢望什么爱情亲情?

  圣使收起泣珠剑,转身没入桃花雨中,青阳又跑过去拦住圣使:“喂,你这个人有没有良心?打伤了女青姑姑还想一走了之?”

  “青阳,莫要责怪叶衣,我的伤不是叶衣造成的。”女青为圣使澄清。

  圣使猜测到女青的伤与鬼帝有关,边走边对女青道:“我不去泰山,我先去找鬼帝为你报仇。”

  “那报完仇呢?”女青问圣使。

  “去泰山。”圣使坚决道。

  女青走到圣使身旁,语重心长对圣使道:“叶衣,人的一生不是这样过的,做人不是除了报仇就是报恩?你不该为其他人而活,你应该为自己而活。”

  圣使捏紧拳头不说话,女青所说的道理她都懂,可她走到这步已没有回头的路。

  “实话说,你去了泰山也是徒劳,因为泰山府君已经不存在了,鬼帝怕冥界大乱,秘而不宣这个消息。你与泰山府君做不了任何交易,你救不了你想救的人。”女青向圣使吐露冥界秘密。

  圣使不敢相信女青的话,她枉费心机为妖皇卖命,丧尽天良的坏事都干尽,为的就是救增秀,而这一切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不甘心自己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

  “这不可能,你骗我,你定是不想我冒险才骗我,妖皇助我进入泰山结界时,我明明见到了泰山府君。”圣使摇头道。

  “泰山府君树三百年前就枯萎了,泰山府君树联系着冥界命脉,没有泰山府君力量维持,冥界就会崩塌,六界再不分阴阳。鬼帝为让泰山府君再现,用他一缕魂魄,两股阴气,三道冥火,四勺弱水,五成泰山府君力量凝聚而成了你。”女青面露哀凄,道出残酷的事实,接下来的话她再也无力说出。

  关于她的命运,圣使已从鬼帝公文中有所了解,她不过是冥界牺牲品,什么鬼帝女儿,什么父女亲情,皆是鬼帝与冥界一同欺骗她的谎言。

  “所以最后我也会成为冥界棋子,为冥界牺牲。我斗不过冥界,我只想牺牲前救增秀哥哥,如今这个愿望也难以实现,上天为何如此待我?”圣使捶胸顿足道,委屈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地滴落。

  女青搂住痛哭的圣使,安慰她道:“叶衣,我知道你心肠不坏,你所做的一切皆是身不由己,罪魁祸首不是你。你放心,有我在,我会保你平安。”

  女青暂时稳住了圣使情绪,让圣使在度朔山住下,圣使现在无处可去,只能在度朔山待几天。

  留这么个大魔头、通缉犯在度朔山,青阳极不乐意,度朔山不止是女青的修炼地,也是青阳半个家。女青为避免青阳与圣使再打架,只好先支走青阳,让青阳回酆都城待命。

  青阳见圣使一来他失了宠,粘住女青道:“女青姑姑,你不要赶我走,你有伤在身,行动不便,我可以在这帮你砍柴做饭。”

  女青爱怜地抚去青阳脸上汗滴,劝青阳道:“我还要保住叶衣不能离开度朔山半步,你回酆都城,有什么动静及时跟我汇报,拖住你父皇跟天尊。”

  青阳放心不下女青,还是不肯走,女青推走青阳道:“好了好了,等过了风头,姑姑给你做桂花糕吃,青阳乖。”

  青阳拗不过女青,只好听从女青回去鬼帝身边,临走前,青阳告诫圣使,若是她再耍什么手段,他定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未完待续,盗文必究】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删】

  96

  明月怀

  2019.07.21 00:08*

  字数 3376

  主要人物介绍

  我心目中的演员表

  就在阴军令启动时,圣使的肩膀被按住,她手中的阴军令从手中脱离,飞到了鬼帝手上。

  鬼帝立即在阴军令上施法术,阴军令停止运行,阴军退回,泰山保住。

  圣使见到鬼帝,吓得连退三步,她深知这次鬼帝现身不是救她而是抓她回去,趁妖皇在场撑腰,她急忙拔出泣珠剑先动手。

  鬼帝不想圣使竟罔顾亲情对他下狠手,便不留情面教训了圣使一顿。圣使实力虽然大升,但毕竟修为尚浅,与鬼帝功力相差悬殊,她还没放出大招就被鬼帝制服。

  圣使被缚灵绳捆得严严实实,体内泰山府君力量无法施展出来,于是求妖皇施手援助。鬼帝将圣使推到妖皇面前,赔罪道:“逆女有罪在身,特向妖皇讨要逆女回去领罪。”

  妖皇不想与鬼帝撕破脸皮,反正他差不多利用完圣使,就没有帮圣使摆脱鬼帝。

  妖皇不可靠,圣使转而求助增秀,梨花带雨求道:“增秀哥哥,我不想去冥界,快救救我。”

  增秀刚要动手,女魃阻拦增秀道:“鬼帝是圣使生父,他不会对圣使不利,如今圣使犯下滔天罪行,唯有冥界才能保她性命。”

  女魃言之有理,圣使树敌太多,妖皇又只当圣使是棋子,不会对圣使有太多袒护,而冥界是叶衣出生之地,鬼帝应该还能管教住她。增秀想到这里,放下了救圣使的心,但他又不知怎么面对圣使,只好背对而立回避她。

  增秀的无动于衷,让圣使认清了现实,她已无人可依靠。当圣使被鬼帝牵着从增秀身边路过,泪眼婆娑望了增秀一眼,她深知回去冥界的后果,她日后不知是否还有机会再与增秀见一面,他是否会知晓她所做的一切皆是因为他,若是缘分浅薄如此,她也无可奈何,只能祝愿增秀能平安渡过此劫。

  一到冥界,圣使就被鬼帝打入死牢,擅盗阴军令本就是死罪,若非圣使身份特殊早已被处以极刑,永不超生。

  因进入泰山结界之前被妖皇施了法术,圣使的元神极不稳定,承受不住死牢寒气,晕倒在狱中。鬼帝不忍圣使受苦,先为圣使治疗,在圣使体内灌入亡魂阴气修复元神。圣使体质有变,亡魂源源不断被她吸收,差点连鬼帝的功力也被吸去。鬼帝及时收手,意识到圣使体内的泰山力量已趋成熟。

  就在鬼帝为圣使情况伤脑时,手下来报,妖皇突然来访,想强行带走圣使。

  妖皇这么快就反悔,鬼帝安顿好圣使后独自出去对付妖皇,圣使不想待在牢中坐以待毙,恢复力气后悄悄跟上鬼帝出狱,打算伺机而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妖皇要人无果,二话不说就与鬼帝大打出手。一旁观战的圣使怕妖皇势单力薄,加入妖皇队伍,与妖皇联手抵抗鬼帝。

  圣使变出泣珠剑支援妖皇,屠殃魔杖飞过,鬼帝及时躲闪,向妖皇打出一掌。妖皇稍逊于鬼帝,被鬼帝打退三步,他稳住脚步拉上圣使一同施法遁走。鬼帝欲追妖皇,妖皇与圣使转眼都没了踪影。妖皇一而再再而三教坏圣使,鬼帝气得赶往万妖国,向妖皇讨回圣使。

  其实在被救的那一刻,圣使就察觉到救她的人并非妖皇。远离了鬼帝以后,妖皇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位鹅蛋脸、柳叶眉,秀美绝俗的女子,她是冥界度朔山上的女青。

  圣使不曾想到救她的人居然会是女青,女青是冥界中人,又是鬼帝的属下,她假扮妖皇救走圣使就不怕鬼帝责怪下来吗?

  青阳见女青回来,气喘吁吁地跑到女青身边,向她禀报冥界的情况:“女青姑姑,九大天尊与各位冥官都在酆都殿外跪着,逼父皇找回夭夭,父皇一怒之下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女青来不及藏起圣使,被青阳发现了圣使,青阳想问女青怎么把圣使藏在度朔山,女青赶紧捂住了青阳的嘴,对他道:“青阳,你不要把今天看到的说出去,不然你会害死叶衣。”

  青阳点点头,女青才松开手。

  “女青姑姑,那妖女现在可是冥界重犯,而且她被父皇下了法术,无论她去了哪里,她都会被父皇找到,父皇很快就会来度朔山找您的麻烦。”青阳吐露道。

  女青立即解开鬼帝在圣使身上施的跟踪术,彻底断了圣使跟鬼帝的联系。女青反复思量,度朔山是她修炼之地,除了度朔山她不知道还能去哪里把圣使藏起来。

  圣使不想女青因此受到牵连,起身向女青告辞,女青拦住圣使问她要去哪儿,圣使不瞒女青道:“我要去泰山一趟,妖皇告诉我救增秀哥哥法子,我想与泰山府君做一次交易。”

  “泰山早已被鬼帝派了重兵把守,你过去就是去送死,而且那里——”女青欲言又止。

  圣使谢绝女青好意,看女青甚是自责的样子,劝女青罢手:“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罪孽深重,罪无可恕,我连你都骗,阴军令是我故意套你的话盗得的。”

  青阳一想到女青待圣使如亲生女儿,而圣使连女青都利用,不能让圣使就这么随随便便走,道:“你就想这样一走了之?你跟女青姑姑之间的帐还没算清呢。”

  “等我回来,要杀要剐随你们。我不想欠任何人人情。”圣使推开青阳道。

  圣使愈无理,青阳愈想教训目中无人的她,圣使跨出一步,青阳就飞出断魂刀钉在圣使眼前的墙上。圣使不甘示弱,拔出腰间的泣珠剑,转身向背后偷袭的青阳动手。

  刀光剑影在度朔山桃林间来回穿梭,那些女青苦心栽培了上千年的桃树被摧毁无数,欣欣向荣的度朔山变成了一副红衰翠减景象。

  女青想出手阻止青阳与圣使,但她与鬼帝交手中受了点伤,不想暴露自己伤势,但眼看整个度朔山即将毁于一旦,女青迫不得已飞到他们二人中间,施法抵挡住断魂刀与泣珠剑的威力。

  用法过度,伤及内脏,女青藏不住自己伤势,哇得吐出一口黑血。青阳与圣使都立即停手查看女青情况,青阳抢先扶走女青,推开圣使,埋怨圣使道:“你离女青姑姑远点,你害女青姑姑还不够多吗?”

  圣使独自站在风里,桃花纷纷扬扬落下,她的肩头像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她没有拂拭肩头凋落的花瓣。她本就是一个多余人,她祸害了太多人,还敢奢望什么爱情亲情?

  圣使收起泣珠剑,转身没入桃花雨中,青阳又跑过去拦住圣使:“喂,你这个人有没有良心?打伤了女青姑姑还想一走了之?”

  “青阳,莫要责怪叶衣,我的伤不是叶衣造成的。”女青为圣使澄清。

  圣使猜测到女青的伤与鬼帝有关,边走边对女青道:“我不去泰山,我先去找鬼帝为你报仇。”

  “那报完仇呢?”女青问圣使。

  “去泰山。”圣使坚决道。

  女青走到圣使身旁,语重心长对圣使道:“叶衣,人的一生不是这样过的,做人不是除了报仇就是报恩?你不该为其他人而活,你应该为自己而活。”

  圣使捏紧拳头不说话,女青所说的道理她都懂,可她走到这步已没有回头的路。

  “实话说,你去了泰山也是徒劳,因为泰山府君已经不存在了,鬼帝怕冥界大乱,秘而不宣这个消息。你与泰山府君做不了任何交易,你救不了你想救的人。”女青向圣使吐露冥界秘密。

  圣使不敢相信女青的话,她枉费心机为妖皇卖命,丧尽天良的坏事都干尽,为的就是救增秀,而这一切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不甘心自己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

  “这不可能,你骗我,你定是不想我冒险才骗我,妖皇助我进入泰山结界时,我明明见到了泰山府君。”圣使摇头道。

  “泰山府君树三百年前就枯萎了,泰山府君树联系着冥界命脉,没有泰山府君力量维持,冥界就会崩塌,六界再不分阴阳。鬼帝为让泰山府君再现,用他一缕魂魄,两股阴气,三道冥火,四勺弱水,五成泰山府君力量凝聚而成了你。”女青面露哀凄,道出残酷的事实,接下来的话她再也无力说出。

  关于她的命运,圣使已从鬼帝公文中有所了解,她不过是冥界牺牲品,什么鬼帝女儿,什么父女亲情,皆是鬼帝与冥界一同欺骗她的谎言。

  “所以最后我也会成为冥界棋子,为冥界牺牲。我斗不过冥界,我只想牺牲前救增秀哥哥,如今这个愿望也难以实现,上天为何如此待我?”圣使捶胸顿足道,委屈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地滴落。

  女青搂住痛哭的圣使,安慰她道:“叶衣,我知道你心肠不坏,你所做的一切皆是身不由己,罪魁祸首不是你。你放心,有我在,我会保你平安。”

  女青暂时稳住了圣使情绪,让圣使在度朔山住下,圣使现在无处可去,只能在度朔山待几天。

  留这么个大魔头、通缉犯在度朔山,青阳极不乐意,度朔山不止是女青的修炼地,也是青阳半个家。女青为避免青阳与圣使再打架,只好先支走青阳,让青阳回酆都城待命。

  青阳见圣使一来他失了宠,粘住女青道:“女青姑姑,你不要赶我走,你有伤在身,行动不便,我可以在这帮你砍柴做饭。”

  女青爱怜地抚去青阳脸上汗滴,劝青阳道:“我还要保住叶衣不能离开度朔山半步,你回酆都城,有什么动静及时跟我汇报,拖住你父皇跟天尊。”

  青阳放心不下女青,还是不肯走,女青推走青阳道:“好了好了,等过了风头,姑姑给你做桂花糕吃,青阳乖。”

  青阳拗不过女青,只好听从女青回去鬼帝身边,临走前,青阳告诫圣使,若是她再耍什么手段,他定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未完待续,盗文必究】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删】

  主要人物介绍

  我心目中的演员表

  就在阴军令启动时,圣使的肩膀被按住,她手中的阴军令从手中脱离,飞到了鬼帝手上。

  鬼帝立即在阴军令上施法术,阴军令停止运行,阴军退回,泰山保住。

  圣使见到鬼帝,吓得连退三步,她深知这次鬼帝现身不是救她而是抓她回去,趁妖皇在场撑腰,她急忙拔出泣珠剑先动手。

  鬼帝不想圣使竟罔顾亲情对他下狠手,便不留情面教训了圣使一顿。圣使实力虽然大升,但毕竟修为尚浅,与鬼帝功力相差悬殊,她还没放出大招就被鬼帝制服。

  圣使被缚灵绳捆得严严实实,体内泰山府君力量无法施展出来,于是求妖皇施手援助。鬼帝将圣使推到妖皇面前,赔罪道:“逆女有罪在身,特向妖皇讨要逆女回去领罪。”

  妖皇不想与鬼帝撕破脸皮,反正他差不多利用完圣使,就没有帮圣使摆脱鬼帝。

  妖皇不可靠,圣使转而求助增秀,梨花带雨求道:“增秀哥哥,我不想去冥界,快救救我。”

  增秀刚要动手,女魃阻拦增秀道:“鬼帝是圣使生父,他不会对圣使不利,如今圣使犯下滔天罪行,唯有冥界才能保她性命。”

  女魃言之有理,圣使树敌太多,妖皇又只当圣使是棋子,不会对圣使有太多袒护,而冥界是叶衣出生之地,鬼帝应该还能管教住她。增秀想到这里,放下了救圣使的心,但他又不知怎么面对圣使,只好背对而立回避她。

  增秀的无动于衷,让圣使认清了现实,她已无人可依靠。当圣使被鬼帝牵着从增秀身边路过,泪眼婆娑望了增秀一眼,她深知回去冥界的后果,她日后不知是否还有机会再与增秀见一面,他是否会知晓她所做的一切皆是因为他,若是缘分浅薄如此,她也无可奈何,只能祝愿增秀能平安渡过此劫。

  一到冥界,圣使就被鬼帝打入死牢,擅盗阴军令本就是死罪,若非圣使身份特殊早已被处以极刑,永不超生。

  因进入泰山结界之前被妖皇施了法术,圣使的元神极不稳定,承受不住死牢寒气,晕倒在狱中。鬼帝不忍圣使受苦,先为圣使治疗,在圣使体内灌入亡魂阴气修复元神。圣使体质有变,亡魂源源不断被她吸收,差点连鬼帝的功力也被吸去。鬼帝及时收手,意识到圣使体内的泰山力量已趋成熟。

  就在鬼帝为圣使情况伤脑时,手下来报,妖皇突然来访,想强行带走圣使。

  妖皇这么快就反悔,鬼帝安顿好圣使后独自出去对付妖皇,圣使不想待在牢中坐以待毙,恢复力气后悄悄跟上鬼帝出狱,打算伺机而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妖皇要人无果,二话不说就与鬼帝大打出手。一旁观战的圣使怕妖皇势单力薄,加入妖皇队伍,与妖皇联手抵抗鬼帝。

  圣使变出泣珠剑支援妖皇,屠殃魔杖飞过,鬼帝及时躲闪,向妖皇打出一掌。妖皇稍逊于鬼帝,被鬼帝打退三步,他稳住脚步拉上圣使一同施法遁走。鬼帝欲追妖皇,妖皇与圣使转眼都没了踪影。妖皇一而再再而三教坏圣使,鬼帝气得赶往万妖国,向妖皇讨回圣使。

  其实在被救的那一刻,圣使就察觉到救她的人并非妖皇。远离了鬼帝以后,妖皇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位鹅蛋脸、柳叶眉,秀美绝俗的女子,她是冥界度朔山上的女青。

  圣使不曾想到救她的人居然会是女青,女青是冥界中人,又是鬼帝的属下,她假扮妖皇救走圣使就不怕鬼帝责怪下来吗?

  青阳见女青回来,气喘吁吁地跑到女青身边,向她禀报冥界的情况:“女青姑姑,九大天尊与各位冥官都在酆都殿外跪着,逼父皇找回夭夭,父皇一怒之下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女青来不及藏起圣使,被青阳发现了圣使,青阳想问女青怎么把圣使藏在度朔山,女青赶紧捂住了青阳的嘴,对他道:“青阳,你不要把今天看到的说出去,不然你会害死叶衣。”

  青阳点点头,女青才松开手。

  “女青姑姑,那妖女现在可是冥界重犯,而且她被父皇下了法术,无论她去了哪里,她都会被父皇找到,父皇很快就会来度朔山找您的麻烦。”青阳吐露道。

  女青立即解开鬼帝在圣使身上施的跟踪术,彻底断了圣使跟鬼帝的联系。女青反复思量,度朔山是她修炼之地,除了度朔山她不知道还能去哪里把圣使藏起来。

  圣使不想女青因此受到牵连,起身向女青告辞,女青拦住圣使问她要去哪儿,圣使不瞒女青道:“我要去泰山一趟,妖皇告诉我救增秀哥哥法子,我想与泰山府君做一次交易。”

  “泰山早已被鬼帝派了重兵把守,你过去就是去送死,而且那里——”女青欲言又止。

  圣使谢绝女青好意,看女青甚是自责的样子,劝女青罢手:“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罪孽深重,罪无可恕,我连你都骗,阴军令是我故意套你的话盗得的。”

  青阳一想到女青待圣使如亲生女儿,而圣使连女青都利用,不能让圣使就这么随随便便走,道:“你就想这样一走了之?你跟女青姑姑之间的帐还没算清呢。”

  “等我回来,要杀要剐随你们。我不想欠任何人人情。”圣使推开青阳道。

  圣使愈无理,青阳愈想教训目中无人的她,圣使跨出一步,青阳就飞出断魂刀钉在圣使眼前的墙上。圣使不甘示弱,拔出腰间的泣珠剑,转身向背后偷袭的青阳动手。

  刀光剑影在度朔山桃林间来回穿梭,那些女青苦心栽培了上千年的桃树被摧毁无数,欣欣向荣的度朔山变成了一副红衰翠减景象。

  女青想出手阻止青阳与圣使,但她与鬼帝交手中受了点伤,不想暴露自己伤势,但眼看整个度朔山即将毁于一旦,女青迫不得已飞到他们二人中间,施法抵挡住断魂刀与泣珠剑的威力。

  用法过度,伤及内脏,女青藏不住自己伤势,哇得吐出一口黑血。青阳与圣使都立即停手查看女青情况,青阳抢先扶走女青,推开圣使,埋怨圣使道:“你离女青姑姑远点,你害女青姑姑还不够多吗?”

  圣使独自站在风里,桃花纷纷扬扬落下,她的肩头像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她没有拂拭肩头凋落的花瓣。她本就是一个多余人,她祸害了太多人,还敢奢望什么爱情亲情?

  圣使收起泣珠剑,转身没入桃花雨中,青阳又跑过去拦住圣使:“喂,你这个人有没有良心?打伤了女青姑姑还想一走了之?”

  “青阳,莫要责怪叶衣,我的伤不是叶衣造成的。”女青为圣使澄清。

  圣使猜测到女青的伤与鬼帝有关,边走边对女青道:“我不去泰山,我先去找鬼帝为你报仇。”

  “那报完仇呢?”女青问圣使。

  “去泰山。”圣使坚决道。

  女青走到圣使身旁,语重心长对圣使道:“叶衣,人的一生不是这样过的,做人不是除了报仇就是报恩?你不该为其他人而活,你应该为自己而活。”

  圣使捏紧拳头不说话,女青所说的道理她都懂,可她走到这步已没有回头的路。

  “实话说,你去了泰山也是徒劳,因为泰山府君已经不存在了,鬼帝怕冥界大乱,秘而不宣这个消息。你与泰山府君做不了任何交易,你救不了你想救的人。”女青向圣使吐露冥界秘密。

  圣使不敢相信女青的话,她枉费心机为妖皇卖命,丧尽天良的坏事都干尽,为的就是救增秀,而这一切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不甘心自己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

  “这不可能,你骗我,你定是不想我冒险才骗我,妖皇助我进入泰山结界时,我明明见到了泰山府君。”圣使摇头道。

  “泰山府君树三百年前就枯萎了,泰山府君树联系着冥界命脉,没有泰山府君力量维持,冥界就会崩塌,六界再不分阴阳。鬼帝为让泰山府君再现,用他一缕魂魄,两股阴气,三道冥火,四勺弱水,五成泰山府君力量凝聚而成了你。”女青面露哀凄,道出残酷的事实,接下来的话她再也无力说出。

  关于她的命运,圣使已从鬼帝公文中有所了解,她不过是冥界牺牲品,什么鬼帝女儿,什么父女亲情,皆是鬼帝与冥界一同欺骗她的谎言。

  “所以最后我也会成为冥界棋子,为冥界牺牲。我斗不过冥界,我只想牺牲前救增秀哥哥,如今这个愿望也难以实现,上天为何如此待我?”圣使捶胸顿足道,委屈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地滴落。

  女青搂住痛哭的圣使,安慰她道:“叶衣,我知道你心肠不坏,你所做的一切皆是身不由己,罪魁祸首不是你。你放心,有我在,我会保你平安。”

  女青暂时稳住了圣使情绪,让圣使在度朔山住下,圣使现在无处可去,只能在度朔山待几天。

  留这么个大魔头、通缉犯在度朔山,青阳极不乐意,度朔山不止是女青的修炼地,也是青阳半个家。女青为避免青阳与圣使再打架,只好先支走青阳,让青阳回酆都城待命。

  青阳见圣使一来他失了宠,粘住女青道:“女青姑姑,你不要赶我走,你有伤在身,行动不便,我可以在这帮你砍柴做饭。”

  女青爱怜地抚去青阳脸上汗滴,劝青阳道:“我还要保住叶衣不能离开度朔山半步,你回酆都城,有什么动静及时跟我汇报,拖住你父皇跟天尊。”

  青阳放心不下女青,还是不肯走,女青推走青阳道:“好了好了,等过了风头,姑姑给你做桂花糕吃,青阳乖。”

  青阳拗不过女青,只好听从女青回去鬼帝身边,临走前,青阳告诫圣使,若是她再耍什么手段,他定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未完待续,盗文必究】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删】

日期归档
MG电子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 www.mgt-cn.com 技术支持:MG电子娱乐网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