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饮食男女丨吃得勇敢,是人生的加分项

2019-08-31 点击:1314

  2019 一点儿情感

  原创: 头头

  1

  刚刚过去的小长假,我因为吃跟朋友闹得不欢而散。

  本来是为了庆祝对方在工作上弃暗投明,觉得只有火锅烤肉这类吃起来声势浩大的食物,才匹配得上朋友敢于挣脱沉浸了五年的舒适圈的勇气,结果当我们被街上明目张胆的荤香牵着鼻子引到店内,彻底置身酒池肉林的背景里,朋友却局促起来,一边偷瞄着别人桌上的烤架,上面是逐渐退去绯红的肥厚牛舌和孜孜不倦滴着油珠的横膈膜,一边怯怯地询问我的意思:“要不我们去吃隔壁的Wagas吧,他家煎牛肉也不错。”

  

  当时我一心扑在云蒸霞蔚的烤架上,断然不会料到让对方弃烤肉于不顾的理由竟然是“怕胖”。后来的事实是,她去Wagas点了一份最清简的沙拉,没有煎牛肉没有沙拉酱,碗里零星点缀的芝士也被拢弄到角落里,只有颓然的蔬菜叶被一趟趟送进嘴里,滋味化作劝言又从朋友的口中吐露,“你不要总想着吃肉啊,马上夏天了,克制一下吧”。

  

  那天我们既没有吐槽往日的自我麻痹和优柔寡断,也没有真真切切为眼前的当机立断举杯庆贺,一切都在谨小慎微中行进,直到我又追加了一份煎三文鱼,而朋友再次喋喋不休地计算起卡路里的时候,我终于忍无可忍,情绪使然下斥责对方“连吃饭都这么怂”,最后赌气离开。

  后来我也反思自己的态度,同时也悲哀地察觉,我们好像真的离“吃得勇敢”越来越远了。

  2

  什么是吃得勇敢呢?最能唤起共鸣的例子,大概就是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背着家长在放学路上争分夺秒吃下各种垃圾食品的经历,害怕被爸妈识破,就站在家门口用衣袖把嘴角仔仔细细擦干净,明明已经被零食填饱了肚子,在饭桌上也仍可以吃得狼吞虎咽。

  

  长大一点之后,开始有意识地跟辣条方便面保持距离,不是不爱,而是青春期的孩子有了一些懵懂的心思,千万不能在喜欢的人面前被辣条鸡柳方便面弄得一脸狼狈。

  这一阶段的勇敢表现在另一方面,逃出父母掌控的少年们,在好奇心和荷尔蒙的怂恿下,开始结伴偷偷去酒吧,手头拮据,就几个人共饮一杯莫吉托,那种人为调配的酸甜混合着内心的悸动,让少年们误以为成年人的世界本该如此明媚绚烂。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在吃这件事上变得瞻前顾后、小心翼翼呢?

  可能是在铺天盖地的减肥口号讨伐下,无肉不欢成了饭桌上的政治不正确,为了避免被贴上“不合群”“不自律”的标签,吃饭这件令人愉悦的事混进了谄媚的杂色;可能是碍于面子,当去哪儿吃、吃什么成了彰显身份和地位的一种信号,扰攘喧闹的路边摊比就被永远排除在选项之外;也可能是受困于当下的形势,因公出席的饭局,不胜酒力也要喝,菜不好吃也要吃,毕竟这顿饭关乎业绩关乎仕途关乎一切跟吃饭无关的事。

  肠胃一味地委曲求全,生活的其他方面就能得偿所愿吗?好像也没有。当生而为人的原始欲望被阉割,当吃饭的勇气泄了气,身体里似乎有根发条在悄悄拧紧:不要冒险,不要尝新,顺势而为,皆大欢喜。

  BBC短剧《午宴之歌》里的男主Alan就是一个吃得怯懦的人。

  

  他请分开了15年的旧爱Emma去曾经约会过的餐厅吃饭,时过境迁,餐厅的环境和眼前的人都焕然一新,Alan对此感到无所适从,他开始细数两人过往的亲密瞬间,试图把对方拉进回忆的潮水,最后他既辜负了面前精心烹制的食物,也忽视了眼前的她。

  3

  反观之,吃得勇敢的人,似乎性格中怯懦的部分从口腹上得到了填补,敢爱敢恨,落得孑然一身也从容不迫,反正这世间还有热爱的食物作陪。

  张爱玲是这类人中的佼佼者。她的勇敢是逆于时代的,在物资贫瘠的特殊环境里,吃饱是主流,吃好则会被打成异端,把吃当成生活艺术的张爱玲,即便被边缘化,也不曾收敛对食物的狂热。

  

  △爱穿旗袍的张爱玲也喜欢吃臭豆腐

  她喜欢吃臭豆腐,于是《18春》里的人物也有相同的爱好,并且吃法也暗合她的心意,用臭豆腐抹辣酱,“就像在面包上涂果子酱似的,把整块的豆腐干涂得鲜红;

  鸭舌这种当时无人问津的妙物她也懂得欣赏,“小时候在天津常吃鸭舌小罗卜汤,学会了咬住鸭舌头根上的一只小扁骨头,往外一抽抽出来,像拔鞋拔。与豆大的鸭脑子比起来,鸭子真是长舌妇,怪不得它们人矮声高,''咖咖咖咖''叫得那么响。汤里的鸭舌头淡白色,非常清腴嫩滑。”(《谈吃与画饼充饥》);

  当然最让她挂怀的还是大饼和油条,她说“大饼油条同吃,由于甜咸与质地厚韧脆薄的对照,与光吃烧饼味道大不相同”,粗简的食物也有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尤其当对面坐着爱人胡兰成的时候。

  

  张爱玲吃得勇敢,爱起人来也很爽快,当曾经坐在路边一起分食“大饼和油条”的胡兰成陷她于不义的时候,她走得决绝,后来在61的生日当天得知对方的死讯,竟戏谑地说这是一份生日礼物。

  至于要如何解读张爱玲彼时对胡兰成的态度,这里暂时按下不表,至少这个勇敢吃了一辈子的女人,在爱情走的时候不曾回头。

  敢吃敢爱的人里,汪曾祺也算一个。

  

  汪曾祺

  他的“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乡咸鸭蛋,我实在瞧不上”让无数爱吃的人前赴后继涌向高邮只为了一枚可以“吱”地流油的咸鸭蛋,但这种优越感绝不是口味上的狭隘,汪老不仅劝别人“人对于食物要宽容一点,不要这个不吃那个不吃,应该长期保持兴趣,什么都尝一尝”,他自己也在不遗余力地践行着这条箴言。

  汪曾祺对食物有情,这份“情”没有虚头巴脑,他把它们一笔一画写进书里。提及腊肉,他说“我不怎么爱吃腊肉,有一次在长沙一家大饭店吃了一回蒸腊肉,这盘腊肉真叫好”;想到狮子头,他说“松而不散,入口即化,北方的‘四喜丸子’不能与之相比”;聊起镇江肴肉,他也有心得,“吃肴肉,要蘸镇江醋,加嫩姜丝”……总之,他实心实意地夸赞自己爱吃的东西,大胆地把它们送上鄙视链的高处,全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不服你就自己来吃嘛。

  

  △汪老写到好吃的东西,都是不遗余力地夸

  汪曾祺爱起人来也同样不务虚。1958年,汪曾祺被发派到张家口劳改,彼时他已经跟施松卿有了三个孩子,临行之际,他只匆匆留了一张字条,“松卿,等我4年”是他给爱人简短却可靠的誓言。

  

  △汪曾祺和施松卿

  吃饭这件事里似乎总能窥见得到一点人生。

  吃得勇敢的人流连于形形色色的饭桌上,咀嚼各式各样的滋味,碰到适口或者不适口的能够坦然表态,他们往往在生活的其他方面也不太给自己设限;吃得谨慎的人,大多不是真的对食物厌恶,枷锁来自社会趋同的压力,别人吃什么你也吃什么,才不会招来异样的眼光。

  但我还是希望,从吃得勇敢开始,你的人生能有自己的光。

  原创: 头头

  1

  刚刚过去的小长假,我因为吃跟朋友闹得不欢而散。

  本来是为了庆祝对方在工作上弃暗投明,觉得只有火锅烤肉这类吃起来声势浩大的食物,才匹配得上朋友敢于挣脱沉浸了五年的舒适圈的勇气,结果当我们被街上明目张胆的荤香牵着鼻子引到店内,彻底置身酒池肉林的背景里,朋友却局促起来,一边偷瞄着别人桌上的烤架,上面是逐渐退去绯红的肥厚牛舌和孜孜不倦滴着油珠的横膈膜,一边怯怯地询问我的意思:“要不我们去吃隔壁的Wagas吧,他家煎牛肉也不错。”

  

  当时我一心扑在云蒸霞蔚的烤架上,断然不会料到让对方弃烤肉于不顾的理由竟然是“怕胖”。后来的事实是,她去Wagas点了一份最清简的沙拉,没有煎牛肉没有沙拉酱,碗里零星点缀的芝士也被拢弄到角落里,只有颓然的蔬菜叶被一趟趟送进嘴里,滋味化作劝言又从朋友的口中吐露,“你不要总想着吃肉啊,马上夏天了,克制一下吧”。

  

  那天我们既没有吐槽往日的自我麻痹和优柔寡断,也没有真真切切为眼前的当机立断举杯庆贺,一切都在谨小慎微中行进,直到我又追加了一份煎三文鱼,而朋友再次喋喋不休地计算起卡路里的时候,我终于忍无可忍,情绪使然下斥责对方“连吃饭都这么怂”,最后赌气离开。

  后来我也反思自己的态度,同时也悲哀地察觉,我们好像真的离“吃得勇敢”越来越远了。

  2

  什么是吃得勇敢呢?最能唤起共鸣的例子,大概就是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背着家长在放学路上争分夺秒吃下各种垃圾食品的经历,害怕被爸妈识破,就站在家门口用衣袖把嘴角仔仔细细擦干净,明明已经被零食填饱了肚子,在饭桌上也仍可以吃得狼吞虎咽。

  

  长大一点之后,开始有意识地跟辣条方便面保持距离,不是不爱,而是青春期的孩子有了一些懵懂的心思,千万不能在喜欢的人面前被辣条鸡柳方便面弄得一脸狼狈。

  这一阶段的勇敢表现在另一方面,逃出父母掌控的少年们,在好奇心和荷尔蒙的怂恿下,开始结伴偷偷去酒吧,手头拮据,就几个人共饮一杯莫吉托,那种人为调配的酸甜混合着内心的悸动,让少年们误以为成年人的世界本该如此明媚绚烂。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在吃这件事上变得瞻前顾后、小心翼翼呢?

  可能是在铺天盖地的减肥口号讨伐下,无肉不欢成了饭桌上的政治不正确,为了避免被贴上“不合群”“不自律”的标签,吃饭这件令人愉悦的事混进了谄媚的杂色;可能是碍于面子,当去哪儿吃、吃什么成了彰显身份和地位的一种信号,扰攘喧闹的路边摊比就被永远排除在选项之外;也可能是受困于当下的形势,因公出席的饭局,不胜酒力也要喝,菜不好吃也要吃,毕竟这顿饭关乎业绩关乎仕途关乎一切跟吃饭无关的事。

  肠胃一味地委曲求全,生活的其他方面就能得偿所愿吗?好像也没有。当生而为人的原始欲望被阉割,当吃饭的勇气泄了气,身体里似乎有根发条在悄悄拧紧:不要冒险,不要尝新,顺势而为,皆大欢喜。

  BBC短剧《午宴之歌》里的男主Alan就是一个吃得怯懦的人。

  

  他请分开了15年的旧爱Emma去曾经约会过的餐厅吃饭,时过境迁,餐厅的环境和眼前的人都焕然一新,Alan对此感到无所适从,他开始细数两人过往的亲密瞬间,试图把对方拉进回忆的潮水,最后他既辜负了面前精心烹制的食物,也忽视了眼前的她。

  3

  反观之,吃得勇敢的人,似乎性格中怯懦的部分从口腹上得到了填补,敢爱敢恨,落得孑然一身也从容不迫,反正这世间还有热爱的食物作陪。

  张爱玲是这类人中的佼佼者。她的勇敢是逆于时代的,在物资贫瘠的特殊环境里,吃饱是主流,吃好则会被打成异端,把吃当成生活艺术的张爱玲,即便被边缘化,也不曾收敛对食物的狂热。

  

  △爱穿旗袍的张爱玲也喜欢吃臭豆腐

  她喜欢吃臭豆腐,于是《18春》里的人物也有相同的爱好,并且吃法也暗合她的心意,用臭豆腐抹辣酱,“就像在面包上涂果子酱似的,把整块的豆腐干涂得鲜红;

  鸭舌这种当时无人问津的妙物她也懂得欣赏,“小时候在天津常吃鸭舌小罗卜汤,学会了咬住鸭舌头根上的一只小扁骨头,往外一抽抽出来,像拔鞋拔。与豆大的鸭脑子比起来,鸭子真是长舌妇,怪不得它们人矮声高,''咖咖咖咖''叫得那么响。汤里的鸭舌头淡白色,非常清腴嫩滑。”(《谈吃与画饼充饥》);

  当然最让她挂怀的还是大饼和油条,她说“大饼油条同吃,由于甜咸与质地厚韧脆薄的对照,与光吃烧饼味道大不相同”,粗简的食物也有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尤其当对面坐着爱人胡兰成的时候。

  

  张爱玲吃得勇敢,爱起人来也很爽快,当曾经坐在路边一起分食“大饼和油条”的胡兰成陷她于不义的时候,她走得决绝,后来在61的生日当天得知对方的死讯,竟戏谑地说这是一份生日礼物。

  至于要如何解读张爱玲彼时对胡兰成的态度,这里暂时按下不表,至少这个勇敢吃了一辈子的女人,在爱情走的时候不曾回头。

  敢吃敢爱的人里,汪曾祺也算一个。

  

  汪曾祺

  他的“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乡咸鸭蛋,我实在瞧不上”让无数爱吃的人前赴后继涌向高邮只为了一枚可以“吱”地流油的咸鸭蛋,但这种优越感绝不是口味上的狭隘,汪老不仅劝别人“人对于食物要宽容一点,不要这个不吃那个不吃,应该长期保持兴趣,什么都尝一尝”,他自己也在不遗余力地践行着这条箴言。

  汪曾祺对食物有情,这份“情”没有虚头巴脑,他把它们一笔一画写进书里。提及腊肉,他说“我不怎么爱吃腊肉,有一次在长沙一家大饭店吃了一回蒸腊肉,这盘腊肉真叫好”;想到狮子头,他说“松而不散,入口即化,北方的‘四喜丸子’不能与之相比”;聊起镇江肴肉,他也有心得,“吃肴肉,要蘸镇江醋,加嫩姜丝”……总之,他实心实意地夸赞自己爱吃的东西,大胆地把它们送上鄙视链的高处,全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不服你就自己来吃嘛。

  

  △汪老写到好吃的东西,都是不遗余力地夸

  汪曾祺爱起人来也同样不务虚。1958年,汪曾祺被发派到张家口劳改,彼时他已经跟施松卿有了三个孩子,临行之际,他只匆匆留了一张字条,“松卿,等我4年”是他给爱人简短却可靠的誓言。

  

  △汪曾祺和施松卿

  吃饭这件事里似乎总能窥见得到一点人生。

  吃得勇敢的人流连于形形色色的饭桌上,咀嚼各式各样的滋味,碰到适口或者不适口的能够坦然表态,他们往往在生活的其他方面也不太给自己设限;吃得谨慎的人,大多不是真的对食物厌恶,枷锁来自社会趋同的压力,别人吃什么你也吃什么,才不会招来异样的眼光。

  但我还是希望,从吃得勇敢开始,你的人生能有自己的光。

MG电子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 www.mgt-cn.com 技术支持:MG电子娱乐网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