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银河问答】文字始终是工具,是表达的工具,而不是目的

2019-09-14 点击:1805

李银河我想在4天前分享

插图由庄壮提供

问:你提到你在内蒙古工作时不能加入共青团。每当你写一封家庭信件时,你会批评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一旦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在那段时间里,什么能够为你提供支持?这种经历是否在角色重塑中发挥作用?你提到这段经历使你们这一代人不再相信任何人,这是否反映在生活,婚姻和社交活动中?还是变成影子?

李银河:在此期间支持我的主要动力仍在思考生活的道路。这种经历让我平静下来。在此之前,大脑疯狂而混乱。冷酷的现实就像把冷水倒在我的头上,让我清醒,能够看到残酷的现实。这种经历使我们这一代人不再相信任何宣传,当时社会的观点已完全改变。我们开始关注奥威尔的《1984》和德格拉斯的《新阶级》,并开始独立思考他们自己的思想。我们在朋友圈内热情地讨论了这个国家的国家和未来,并期待着巨大的变化。当这一重大变化发生在1976年时,我们并不感到惊讶。这个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生活已经走上了正轨。

问:你提到王小波作品中虐待狂的颜色是否受到你的影响,王小波也会对你的写作产生影响吗?它以什么方式呈现?

李银河:我想会的。当一个人特别喜欢一个人写的东西时,他会在不知不觉中学习他,而他特别喜欢他所写的东西的原因必定是他的灵魂在某些方面与他产生共鸣。

问:王小波对你的文本的评价是“你的文字不能被扔在地上。”唐峰评价你的小说:“现在出现的文字有很多你作为优秀社会学家的特征。”你有没有曾经对此感到失望?

李银河: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文字是不是好文。在我看来,言语总是工具,表达的工具,而不是目的。王小波和冯唐都是想用词的人。我当然无法与他们进行比较。我擅长的是撰写论文,所以我的小说可能被称为文学小说。你像小说一样看待他们,但他们是散文;你像纸一样看着他们,但他们是小说。《花城》发表了一部小说,《长江文艺》转载,主编有一句话:小说不仅仅是一种写作。哈哈。

[下周四继续]

-END -

原创文章重印联系授权

商业合作

电子邮件:

收集报告投诉

插图由庄壮提供

问:你提到你在内蒙古工作时不能加入共青团。每当你写一封家庭信件时,你会批评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一旦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在那段时间里,什么能够为你提供支持?这种经历是否在角色重塑中发挥作用?你提到这段经历使你们这一代人不再相信任何人,这是否反映在生活,婚姻和社交活动中?还是变成影子?

李银河:在此期间支持我的主要动力仍在思考生活的道路。这种经历让我平静下来。在此之前,大脑疯狂而混乱。冷酷的现实就像把冷水倒在我的头上,让我清醒,能够看到残酷的现实。这种经历使我们这一代人不再相信任何宣传,当时社会的观点已完全改变。我们开始关注奥威尔的《1984》和德格拉斯的《新阶级》,并开始独立思考他们自己的思想。我们在朋友圈内热情地讨论了这个国家的国家和未来,并期待着巨大的变化。当这一重大变化发生在1976年时,我们并不感到惊讶。这个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生活已经走上了正轨。

问:你提到王小波作品中虐待狂的颜色是否受到你的影响,王小波也会对你的写作产生影响吗?它以什么方式呈现?

李银河:我想会的。当一个人特别喜欢一个人写的东西时,他会在不知不觉中学习他,而他特别喜欢他所写的东西的原因必定是他的灵魂在某些方面与他产生共鸣。

问:王小波对你的文本的评价是“你的文字不能被扔在地上。”唐峰评价你的小说:“现在出现的文字有很多你作为优秀社会学家的特征。”你有没有曾经对此感到失望?

李银河: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文字是不是好文。在我看来,言语总是工具,表达的工具,而不是目的。王小波和冯唐都是想用词的人。我当然无法与他们进行比较。我擅长的是撰写论文,所以我的小说可能被称为文学小说。你像小说一样看待他们,但他们是散文;你像纸一样看着他们,但他们是小说。《花城》发表了一部小说,《长江文艺》转载,主编有一句话:小说不仅仅是一种写作。哈哈。

[下周四继续]

-END -

原创文章重印联系授权

商业合作

电子邮件:

MG电子娱乐网站 版权所有© www.mgt-cn.com 技术支持:MG电子娱乐网站 | 网站地图